老街腾龙客服微信-19188322229

欢迎登陆
:老街腾龙客服微信-19188322229信息网
[注册] [登陆] [设为首页] [添加到收藏夹]
 
 
更多
让过去的错误不再重复
Fri Oct 24 17:55:23 CST 2014
   “广岛思考之旅”活动是日本YWCA连续举办了30多年的一项对本国青少年和青年进行和平教育的事工。今年是中国YWCA第五次应邀派员参加该活动。近年来日本YWCA在针对本国青少年、青年为主要对象进行和平教育活动的基础上,增加了邀请中国、韩国YWCA理事、青年义工共同参与,其主要目的是希望通过强化与中、韩YWCA的合作关系,共同思考东北亚的和平,联合中、日、韩三国YWCA的力量,为构筑东北亚和平环境而努力。今年的“广岛思考之旅”活动以“我是和平的种子”为主题,于2008年8月14—19日在日本广岛举行。活动期间还安排了了解日本文化、历史古迹的参观。这次中国YWCA一共选派三名成员参加,北京YWCA的义工林叶、杭州YWCA的义工朱菁,我作为天津YWCA的一名年轻理事有幸参与该活动。
 
 
原爆遗址 -- 在公园的中心,这座残缺的建筑十分醒目
 2008年8月14日 周四 晴
 
  由于日本侵华战争带给中国人民的伤害,以及日本政府采取的逃避历史、美化侵略罪行和拒不认罪的态度,两国半个多世纪以来微妙的关系,艰难的和平进程,中国人内心对日本那种复杂情感,对我这个第一次去日本的年轻人来说尤为明显,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民族和国度?我充满了好奇!
  我们在当地时间晚上八点抵达广岛。从飞机上俯瞰,此时的广岛正是万家灯火时分,夜色温馨而迷人,笑容灿烂的日本YWCA的根岸朋子小姐早等在出口处,她在美国留过学,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这也是我们之间唯一能交流的语言了。
  从机场到我们的宾馆坐巴士要一个多小时。巴士上人不多,车子穿行在夜色渐深的公路上,沿途灯光寥寥,也看不见多少房屋和行人,一阵凄清和忧伤的感觉夹带着阵阵倦意朝我袭来。记得有人说过,这是一个75年都不会长草和树的地方,这该是一个怎样的城市呢?
 
2008年8月15日 周五 晴间多云
 
  上午是报到的时间,我们在等别的会员时,组织者发给我们一人一张白纸,一只彩笔,叫我们以和平为中心,画一张和平图。刚画好,日方给我们配的翻译—张悦从大阪赶过来了。张越是一位年仅28岁的上海姑娘,她的出现使我格外开心,由于有她的陪伴和翻译,霎时我感到日本人亲切了许多。
  中午1:00有一个说明会,其实就是开幕式。主持人先介绍这次活动的大致情况:一共有来自9个国家的94人参加活动,除了中、韩两国五个正式代表外,其他都是各国在日的留学生,诸如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还有两位澳大利亚的。当然还是以日本的中学生居多。除张悦外,还有一位从浙江台州来的留学生,23岁的肖惠洁,蛮活泼可爱的!之后请了广岛廿日市教会的祡田牧师围绕和平分享一段信息,唱了一首日语诗歌,做一个祷告,开幕式就算结束。
  下午两点,我们步行到广岛和平纪念公园,从宾馆到这里步行也就十分钟,下午的重点是参观资料馆。进入资料馆,日方为我们租了一个配有中文解说的耳麦,大家便自行解散,自由参观。
  广岛市建于1589年,历史悠久。广岛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遭受原子弹轰炸的城市。二战后期,为迫使日本尽快投降,1945年8月6日,美军一架轰炸机在广岛上空投下了一颗代号为“小男孩”的原子弹,炸弹在距离地面580米的空中爆炸,极大的冲击波到达地面时产生的温度高达3000摄氏度,瞬间将整座城市化为废墟,造成广岛市当日近8万人死亡,死亡总人数累计达20万。
  资料馆是一个长型的建筑物。馆内展品包括当时的文件、遗物、图片及一些模型,是根据当时事发的经过而陈设的,努力再现当年原子弹爆炸的可怕景象并展示它带给人类的巨大灾害。
  在二楼有一间陈设当时惨景的一个展厅,用昏暗的灯光,烧得透红的残垣断壁做背景,几个衣不蔽体、浑身血肉模糊的小孩子无助地行走在街道上,真像地狱之子!在我前面的一个约摸三、四岁模样的日本小姑娘紧紧搂住爸爸的脖子,惊恐地看着这些画面!可能她永远无法理解63年前的这些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和平的希望
 
  我发现在资料馆的陈列中,虽然也有“南京事件”的内容,但充其量只是“皇军占领南京”、“南京市民受安全保护”等寥寥几张历史照片,没有展示历史的真相。对日本政府和大多数国民来说,缺乏一种正视历史、反省历史的勇气,加之惧怕右翼势力的恐吓,使广岛原爆这样在国际上和日本国内有影响力的和平博物馆长期以来不敢突破“加害历史展示”的底线,不仅使展示效果大打折扣,且对日本社会,尤其是对中、日、韩三国青年一代的相互信任和理解产生了不可低估的负面影响。
  记得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先生曾形容广岛和长崎原爆资料馆的和平观是建立在受害和反核基础上的片面历史观之上的和平观,或者说是建筑在宣扬受害历史基础上的狭隘的和平观,是一种日本人自我欣赏但难以取得亚洲受害邻国共鸣的偏差或脆弱的和平观。
  在资料馆二楼的走廊里,有可供有游人签名和留言的册子,我欣然留言几句:“战争残酷,百姓无辜!正视历史,珍爱和平!”
  从资料馆出来,就是著名的广岛和平纪念公园。公园位于广岛市街中心,元安川和本川汇合点的中岛町。是为纪念1945年8月6日广岛遭受原子弹轰炸而建立的公园。公园的每个角落都体现着和平的主题。“和平之火”焰台上的火从1964年便开始燃烧,象征着广岛人民期望和平的心愿。“和平之火”后面是和平之池,和平之池尽头是原爆慰灵碑。马鞍型纪念碑中央停着一口大石箱子,里头存放着原爆受害者的名字。1984年底,石箱又换了一口较大的,因为原来那口石箱已经再也装不下新加入的名字了。箱子上刻着一句话:安息吧,过去的错误将不再重复!
  公园很美很安静,绿树成荫,树下有许多长条木椅,走累了,坐在树下歇息,很惬意!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汇聚在这里,在慰灵碑前默哀!人们的脸上都写着淡淡的哀伤!无论如何,这是一个让人轻松不起来的城市,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哀怨的气息,每一个物件似乎都在诉说着63年前的不幸!
  晚上7:00-9:00是分组交流上午画的和平图,每个小组集思广益,把我们对和平的期盼和梦想画在一张更大的纸上,然后贴在墙上展示。9:00之后,在七楼设有一个小型茶会,大家可以自由交流,我和张悦也去了。日本YWCA的会长石井摩耶子、副会长宾生律子,干事仁田裕子、朋子等都在那里恭候大家。张悦把我们中国来的三位一一作了介绍,她们很热情地跟我们寒暄,他们大都去过中国,好几位还参加了去年12月份在南京举行的“和平思考之旅”活动,对中国有些感情。后来,我主要跟律子夫人聊,我这些年讲英语的机会少,生疏了许多,律子的英语也马马虎虎,聊到关键时,卡壳了,我们干脆就写中文,一看就明白了。中日两国的渊源是隔不断的,她们现在使用的好多字就是我们的繁体字。她们知道我是牧师,问许多关于中国教会的事,还问及家庭教会的情况,我也谈到汶川大地震时,日本政府是第一个派出国际救援队的,我作为中国人,尤其我的老家就在四川,代表我的父老乡亲,表达我们对日方的深深谢意!我们还谈到了正在举行的北京奥运会。可谈的话题很多,一直到十点半,考虑到明天一早还有活动,大家才不舍地分开!
 
2008年8月16日 周六 晴间多云
 
  清晨7:00,早祷后,大家兵分五路,我们所在的小组是前往江田岛参观“海上自卫队第一术科学校”。乘巴士——坐船——坐出租车,终于抵达。学校背山朝海,风景优美。YWCA还特意邀请了一位特殊的人物——84岁高龄的宗像基先生作陪。他出生在台湾,17岁时考进这所海军学校,毕业后正逢中日战争,他作为一名军官参战,直到日本国战败投降。1947年他进了一所基督教神学院,毕业后做过广岛牛田教会的牧师,又曾携妻儿去土耳其宣教20年,现已退休。老先生给我们介绍他们当年魔鬼般的训练,血气方刚的他们被教导侵华战争是一场圣战,他们是为天皇而战,为天皇去死是无限光荣的!所以在战场上日本军人是不去互救的,让对方战死那是最高的荣誉,救对方无疑是剥夺了他享有这种荣誉!战后像他这样活着的军人的日子是不好过的,会被看成胆小或逃兵。我明白了电影里为何那些日本军人一旦战败宁可集体剖腹自杀!他们成为军国主义的工具和牺牲品!在陈列馆的图片里我看到许多二十出头、英姿飒爽的年轻大学生从日本各地考进这所学校,各方面很优秀的男生才能考进来,但他们注定走向一条死亡之路!疯狂而可怕的军国主义!
 
 
原爆之子像
 
  下午老先生陪同我们参观和平公园,一一解说许多不同的纪念碑的由来。老先生特意介绍一块看似不起眼的石碑。这块碑曾被一位右翼分子抱走扔掉,后又重新找回来。只因碑上刻的几句话,其中有一句:“为什么会有那一天?”(指原爆)。老先生谈到在日本推行和平教育进程很艰难,一些公立学校开设相关课程,私立学校却可以不设,尤其是在广岛。为什么这样难,我没听太明白,可能是因为日本右翼势力很大。
  晚上请原爆见证人江种祐司老先生讲述亲身经历。当时他在广岛师范学校念书,他讲到原爆后,满街都是尸体,河里也漂浮着死人,活着的被烧伤的人都是赤身裸体在街上行走,没有水喝,没有救援,没有尊严!死的人太多,无法辨认,无法分别掩埋,最后政府就把今天和平公园的那一大片土地作为坟地,尸体都堆在那里集体掩埋。后来在这片坟地上修建了今天的和平纪念公园。江种祐司老先生也讲到他本人两眼受到伤害,如今都是人工晶体。他的两个儿子在成年后先后死于癌症,他认为这是核辐射造成的。当年战时的广岛人民的生活也是十分艰难,一切为了战争!寺院里的钟、家里的铁铲都化成铁做武器,一切的音乐、美术等艺术都被视为弱者的标志,与军国主义不相符,一一禁止。小学生都停课去运输军用物资,他本人用了二十几年时间才走出战争的阴影,敢于面对过去的噩梦! 但许多当年的见证人到如今还是走不出来!他积极呼吁世界各国尽早清除核武器, 为后人创造一个更加和平、安全的世界。
 
2008年8月17日 周日 阴有零星小雨
 
  今天清晨,由我们带领早祷,正好是礼拜天,他们中间有一些基督徒在平日是会去教堂做礼拜的。昨晚会长就告诉我们她们期待着我们的早祷。
  事先我们做了很充分的预备,所选的两首诗歌《在耶稣里我们是一家人》和《爱的真谛》分别译成日文和韩文发给大家。讲章和程序也早早地给了张悦。由北京来的林叶来主持,她一身桃红套装,打扮得很精神,带领诗歌也很有创意,用游戏方式激发大家的参与兴趣,为我后面的分享做了铺垫。我以“使人和睦”为标题与大家分享了一节经文,马太福音5:9“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上帝的儿子。”当我谈到“63年过去了,广岛的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挥之不去的毒气和腐尸的味道,似乎还依稀听见二十多万冤魂的哭泣声;71年前中国南京大屠杀,那三十多万无辜死去的我的同胞,还有二战中饱受战争蹂躏的韩国百姓。痛苦的记忆和伤痛,不堪回首,又难以忘却!战争,不论是所谓正义或非正义,都是对生命的大规模的屠杀,对一个社会全方位的毁灭性的破坏!”这时,我看到下面有些人在擦眼睛。我最后谈到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为和平做点什么。和平有时可能简单到就是你的一个拥抱,一个微笑!和平不应该始于遥远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始于我们的心中。这个世界有着太多战争、创伤和眼泪。这也就意味着许多事情需要我们为之付出努力,让我们做一位和平的使者!做一粒和平的种子,让和平的福音遍撒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最后我们一起用日语来诵读这节圣经。早祷后我们代表中国YWCA向日本YWCA赠送礼物。一张贵州少数民族的蜡染布印的“爱”字,寓意用爱来缔造和平;两个漂亮的红色“中国结”,三本中国基督教全国两会为北京奥运会特意出版的奥运版圣经,还有一个珍贵的礼物,是我此次途经南京,前去看望恩师金陵神学院汪维藩教授时,他听说我要到广岛参加这样一个有意义的活动,亲自用他最擅长的指书(用手指蘸墨汁写字)写了一个中国汉字「殇」,意思是夭折的年轻人和小孩,(在原爆中,广岛有几千个青年和小孩夭折),他把字装在一个漂亮的木质相框里,托我把这件礼物捎给日本YWCA。他青少年时正逢中日战争,吃过日本人许多的苦,但他真诚希望中日化解冤仇,永久和平!当我向大家讲解这件礼物的来历和涵义时,会场想起了热烈的掌声!这真是一个美丽而难忘的清晨! 
  在闭幕式上,石井摩耶子会长做闭会分享,她以《做一粒和平的种子》为题,分享新约圣经约翰福音12:24“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鼓励我们做一粒和平的种子!为人类的幸福去工作,将和平传递下去,将所看到所学到的,转化成和平的力量!她说,人们总是容易忘记过去,但不能忘记!
 
8月18日 周二 晴
 
  一早6:00我们就出发去机场,朋子在宾馆门口送别我们,当我们拥抱,互相祝福时,善良的朋子落泪了。日本YWCA另外一位同工送我们到机场。9:00飞机起飞了。当飞机飞离广岛上空时,我在心里默默地为广岛祝福,希望这个灾难深重的城市,以它特有的苦难经历带给世界和平!让过去的错误真地不再重复!当飞机冲破乌云,直上云霄时,透过舷窗,我看到了金色的太阳,不由想起捷克散文家卢多.莫利斯在他的《谁也不许偷走太阳》中写到:“有一种云可以永远遮住太阳,这种乌云是可怕的、具有毁灭性的,它们就象一朵朵巨大的蘑菇云。这种云总有一天会把太阳永远地从我们身边偷走。这种乌云不仅要偷走太阳,还要夺走生命,它们要消灭这个美丽的星球上所有的生命。我们决不允许这些可怕的乌云偷走我们的太阳。太阳就是生命,它属于我们大家,谁也不能偷走它。太阳属于儿童,愿它永远属于我们!”
责任编辑: admin

请输入评论

已有0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