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腾龙客服微信-19188322229

欢迎登陆
:老街腾龙客服微信-19188322229信息网
[注册] [登陆] [设为首页] [添加到收藏夹]
 
 
更多
我们与你们在一起——5.12的沉思
Fri Oct 24 17:30:45 CST 2014
   5月12日,14时28分,蓝光闪过,天崩地裂,特大地震突袭中国四川。无数肉体的生命在那一刻停摆——他们,曾经是我们的至亲手足、同胞朋友,曾经与我们一样欢笑一样喜悲,却只在一瞬,夫唤妻,母哭儿,地动山摇,家破梦碎……此时此刻,13亿双眼睛同时关注着灾区,13亿颗心同时为瓦砾下的微弱呼吸牵动。
 
  一.与哀哭的人同哭
 
  百年一遇的大灾难临到,一种莫名的伤感萦绕心头久久不散,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撕心裂肺的疼痛折磨着我。几次发誓关了电视,但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做事,只是揪心地关注汶川的地震。忍不住又打开电脑,看到不断刷新的伤亡人数,看着那一幅幅惨不忍睹的画面,伤心欲绝的人们,满目疮痍的废墟,尤其是那突然从废墟下伸出来那苍白无力的求救的小手,看到那一个个在救灾现场荡气回肠的英雄故事,伤心的泪水伴随着感动的热泪止不住从脸上滑落下来。“与哀哭的人要同哭”(罗12∶15)这节经文没有任何时刻比此时此刻实践得更彻底了。基督徒源于上帝之爱心和与同胞血浓于水的手足之情,通过“我们都是汶川人”这样的口号表达了,通过慷慨解囊的捐款流露了,而最根本的是通过从心流出的热泪被释放出来了。面对那些一幅幅灾难深重的画面,远在千里之外的我显得手足无措。没有条件亲赴灾区去抢救废墟里的生命,照顾断壁旁蹒跚的老人,安抚帐篷里啼哭的孩子,或者去搬动一块挡道的乱石。也许此时最好的表达就是与人同泣,正如主耶稣来到拉撒路坟墓旁与人感同身受一样。莎士比亚说“悲哀同担,负担减半”,但愿我们这些身处非灾区的基督徒那发自内心深处所喷涌的泪水,能达成语言无法达成的功效,把爱传递给灾区那些劫后余生的同胞,温暖他们那颗被震碎的心!
 
  二.人字的结构就是互相支撑
 
“谁都不是一座孤岛,可以自成一体。
每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分。
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损失。
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 
——十七世纪英国诗人John Donne
 
  灾难尚未过去,人心仍在悬望。总理第一时间在第一线奔走,灾民奋力自救,解放军全力以赴,救援队星夜兼程,市民排队捐款、献血……人伤我痛,人悲我哭。在无情的灾害面前,唯有人性的温暖,让我们相濡以沫。多年前有一部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的片尾歌中有这样一句,至今记忆犹新:“人字的结构就是互相支撑。”
 
  当余震中被战友拽出废墟的战士哭着跪求“别拉我,让我再救出一个孩子”;当幼小的孩子在父母僵硬的身下眨巴着眼睛重见天日;当靠着背诵课文熬过40小时黑暗的红领巾,在接过水瓶时掏出2元硬币说“我可以买一瓶水”;当从残垣断壁下拖出来的一只手向救他的战士们行队礼;当德阳市东汽中学教师谭千秋双臂身下四个学生获救自己却不幸遇难;当已在安全区的北川中学高一年级学生晏鹏为了去救同学返回教室而被埋在了废墟中;当一位年轻的妻子为救丈夫在地震发生时一头扑在熟睡丈夫的身上而被倒塌的水泥梁击中离开人世;当一位军人挖出了自己父亲和嫂子的尸体而跪在地上泪如雨下,继而擦干眼泪又投入了紧张的搜救行动!当一位在地震中死了十五位亲人的公安干警为了救人而累昏在地上…… 
 
  疼痛让我的心一次次纠结,感动让视线一次次地模糊了。是的,人类通常无法选择怎样的灾害,但却可以选择面对灾害的态度。升沉未决的死生之地,切肤之痛的苦难会让我们柔肠寸断,却也在用生命阐述人类文明的核心:善良,信心,无与伦比的坚强与无畏的精神,戮力而为,坚韧不拔!灾难中人性的善良与成长,见证了用上帝形象造的人面对覆顶之灾时,爱的闪亮和人性的光辉。这些人也许不都是基督徒,但他们身上依然不时冒出真善美的闪光。
 
  三.国旗为民而降,生命尊严提升
 
  早年有哲学家说人只是“五尺长的虫子”。但圣经则感叹神爱世人:“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诗8∶4)“顾念”也好,“眷顾”也罢,都是强调人生命的贵重。人是上帝创造的杰作,是神化“重价”所买赎的,具有上帝的形象,是有神圣之价值的。“上帝不偏待人”(参罗2∶7-11)和人由神而造以及人都有原罪等的教义,是基督教的“平等观”的神学基础。
 
  5月19日,国旗在地震的伤痛中渐渐降下……人具有神的荣耀之形象,则是人类尊严的灵性基础。然而,人的尊严却因此而提升。从中央到地方,从机关到企业,从城市到农村……建国以来,国旗首次为民而降,这是国家对生命最隆重、最崇高的尊重。这一次,死难的平民,也享受了国葬的礼遇。沿途看到低垂的国旗,隐隐地感受到一种人之为人的尊严:为死难的平民下半旗,国旗因此而更加鲜艳美丽!国旗降下了,但提升的恰恰是国民的地位,让人的生命尊严在国旗面前实现了平等。如温总理所言:“公平正义就是要尊重每一个人,维护每一个人的合法权益,在自由平等的条件下,为每一个人创造全面发展的机会。”因为在地震中遇难的,是没有尊卑贵贱之分的“每一个人”;所以下半旗哀悼的,也是没有尊卑贵贱之分的“每一个人”。 正是对个体生命的尊重,才会有了搜救行动即便过了所谓的72小时的黄金抢救期也依然执着不离不弃;正是对个体生命平等的珍惜,才会对无论婴孩还是耄耋老人“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要尽百倍的努力!” 
 
  14时28分,汽笛高鸣,万众肃穆,三分钟默哀里所能感念的,何止是死的不幸和生的万幸,慎终追远,意在生者,还有人的尊严、国的仁政……会有多少力量因此凝聚,会有多少理念因此而提升,会有多少价值因此而凸显……
 
  四.那一瞬间,上帝在哪里?
 
  当大灾难发生时,人们总会怀疑上帝、责怪上帝要么无能要么无爱。“这次地震,是上帝设计的还是他失职疏忽了?”“上帝不是爱吗?为什么允许这么多人伤亡,这么大的损失?”类似这样的问题也是每一次灾难后必然追问的问题。
 
  如果一个不信神存在的人提这个问题,那他的命题显得没有意义的。因为这问题里已经假定了有上帝的存在,但偏偏他又不相信有上帝,所以这个问题本身就充满着矛盾。既然不信有神,为何仍要追问神在哪里?
 
  “云若满了雨,就必倾倒在地上。”(传11∶3)地壳的板块运动是现实,只是这种动作,相对于人类的生命来说,是缓慢的,但是一定会发生的,虽然不知在何时何地,但它必然会发生。人们遭受地震之灾正是人类还未全部了解和顺应自然的结果。这个回答虽然客观,但过于理性和冰冷。有不少人往往归结到另外一点,“灾难是上帝对罪人的处罚”。在每一次自然灾害前,曾对自然界肆意放纵的人类作些自我反省是必须的,这有利于人类理性的成长与成熟。但基督徒如果把复杂问题简单化,把部分人遭遇灾难的或然性说成必然性这往往不是圣经的立场。你看主耶稣举的一个例子:“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了十八个人,你们以为他们比其他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坏吗?”(路13∶4)看来,这种对遭灾者的审判心态和道德优越感自古有之,但不是上帝的本意。
 
  我们必须承认,人类脑袋狭小浅窄,无法承载创造宇宙万物者的知识。 宇宙是那么浩瀚,永恒是那么悠长,人生是那么复杂,生命是那么短暂。 我们只活在永恒里的一刹那,所居住的地球在星河图上连一小点的位置也占不上。 我们多么渺小! 就是对平日生活中的大小事,也无法准确判断。我们失望,因为我们对“我们观念中的上帝”有所期望。按我们现有的判断,人遇难时,转危为安才值得惊喜,有惊无险才是恩典。可是,上帝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我们的知识被囿于时空和智能,他的踪迹我们何其难寻。
 
  也许我们可以在苦难的意义里看到他的心意,苦难每每是清洁剂,它净化了人们的灵魂;苦难常常是催化剂,它催生了潜伏在人们心中的善因;苦难也是粘合剂,它将囚于“鸟笼”里的人之心灵空前地粘合到了一起。于是,神州大地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景象:从中央到地方,上下一心;从塞北江南到五湖四海,万众一心;从老弱病残到年幼体壮,人同此心。民族凝聚力空前增强,人性的光辉空前闪亮。从那位年轻的妈妈临死前给襁褓中的婴儿发的短信中,“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从那名年轻的妈妈临死前将乳头塞进三四个月大的婴儿口中并保全了她的生死定格中,我们读懂了母爱的伟大和神圣;从那位不惜自己身体被砸成三段也要用双手环抱3位学生不致遇难的向倩老师身上,我们读懂了什么是人间大爱;从那抛家别子、千里迢迢赶赴灾区参与救灾的无数志愿者身上,从那不顾余震危险依然战斗在抗灾第一线的救援人员身上,我们读懂了什么叫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正是这种精神的感召下,神州大地正在上演一幕幕匪夷所思的剧目:继几天前东莞一位老乞丐捐款80元后,在广州,一名身患残疾、无法直立行走的乞讨者,先后两次给灾区捐款,一次30多元(他的全部所有),一次10元(5月20日南方网);19日,全国哀悼日首日,北京东城区法院正在审理一起房屋贷款合同纠纷案,原本在法庭上争得面红耳赤的原被告在默哀3分钟后,表示不该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闹上法庭,愿意和解。(5月20日《北京晨报》)当卑微如残疾乞丐这样的底层人的爱心都能激发到甘愿为灾区人民倾囊相助的时候,这个民族就是不可战胜的;当连法律都难以化解的官司竟能让原被告在对死难者默哀3分钟中得以握手言和时,我不知道,世间还有什么恩仇能让生活在这块多灾多难的土地上的人民分化成一盘散沙。凡此种种,都让我看到了灾难正在让国人的灵魂变得健全起来,人性变得美好起来,现代公民意识正处在全面苏醒和勃发之中……灾难如水,它荡涤了人们灵魂中的污垢;灾难如火,它燃起了国人向善的欲望;灾难如钢,它使13亿中国人变得格外地坚强。从这个层面上要问上帝在哪里?那么,我们可以说,上帝在那些与哀哭之人同哭和祈祷者的眼泪里,因为“爱从上帝而来,爱本就是上帝”!
 
  五.我们都是幸存者
 
  巨大的自然灾难降临到了巴蜀大地,从满地残砖瓦砾中传出的一声声撕人心扉的求救声中,从废墟深处伸出的那一双双血迹斑驳的学生手掌中,人们猛然惊觉到了生命是如此脆弱,在解放军战士奋力搜救中,一个个幸存者从死亡边缘被拉回来。
 
  感动之余,我突然发现,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幸存者。是的,我、你,每一个活着的人,我们都是幸存者。我们谁也不能保证灾难永远不会落在我的头上,掌管生命的上帝其旨意高深我们无法测度。但现在,既然我被留在世上,就得好好地活着。保罗也这样认为:离世与主同在当然好得无比,但肉身活着更是要紧的。(参腓1∶24)况且对于任何活着的人来说,死是迟早的事,幸存只是暂时的。因此,越是面对大苦难,就越要用大尺度来衡量人生的得失。在岁月的流转中,人生的一切得失都是过眼烟云。在历史的长河中,灾难和重建乃是寻常经历。我们都是幸存者,用这个眼光看自己,就会更真切地感到了一切受灾者都是我的亲人。用这个眼光看世事,就会更清晰地洞察了一切人间纷争的狭隘和渺小。用这个眼光看灾区,就不会对灾区人民无动于衷。或者以“审判者“、“拯救者“的姿态出现在难民面前。网络上有这样一首诗:题目正是“我们都是幸存者!”
 
我们都是幸存者
灾难让我们认识到生命的脆弱
我们将对大自然充满了敬畏
我们将在挖矿的时候想到
我们将在砍树的时候想到
我们将在筑坝的时候想到
是大自然赋予了我们生命
我们都是幸存者
灾难让我们血脉相连心心相印
我们在灾难中互相救助
我们在灾难中无私奉献
我们的心中充满了同情和友爱
博爱的精神必将照亮我们的精神世界
……
 
  作为基督徒,“我们都是幸存者!”这理念会提醒我们感恩和警醒地活着,会鞭策我们珍惜和端正地活着,会促使我们认真和谦卑地活着!
责任编辑: admin

请输入评论

已有0个评论